阎北焱

日常凹凸、全职、王者荣耀也会写
什么cp都吃的我是只杂食动物
(不过本性还是猫)

凹凸世界/瑞金/梦,还是“梦”。

透明一只,热爱刀子
求不打*^_^*
头次发文,请多关照

————————————— (我是分割线~)
梦,还是“梦”。

金二十岁以前的人生是格瑞和秋陪他走完的。在他二十岁以后的人生里,格瑞成了唯一。在金二十岁生日那天,格瑞出了车祸,金从此都没有再过一次生日。

自从格瑞离开后,金变了好多,原来不爱做的事情现在再也不推脱,每周还会去把格瑞家打扫一遍,人也沉默了不少。
一个周天,金从格瑞家回来后突然告诉秋:“姐,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我发现格瑞还没走,他回来了,我刚在他家看见他了。你看,我把格瑞也叫来了!”
秋看着金没有说话,她根本没有在金的身后看见格瑞的身影。“怎么了姐?是不是很惊讶啊。我刚看到时也很惊讶,吓了我一跳!”
“……,嗯。回来就好了。”
秋笑了笑,没有告诉金真相,她觉得金只是太过思念格瑞而产生了幻觉。为了表现得真实一点,秋专门给格瑞做了牛奶布丁,然后她就看到放在盘子里的布丁在慢慢减少,金就在一旁嘻嘻哈哈。
秋觉得这可真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我说格瑞,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秋试探着往那张看似没人坐的椅子上拍了拍,“别拍了,我在这只是你看不到。”
秋终于确定格瑞是存在的,不是金的幻觉,除非自己也出幻觉了。
晚上,秋悄悄叫住格瑞提出来自己的问题。“格瑞,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复活这种事也有点太奇幻了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格瑞端着牛奶思考,“我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了家里,然后金就出现了。”虽然这件事情确实是惊人了点儿,但秋还是超级快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和格瑞道了声晚安就去睡觉了。
“……”
格瑞并没有说实话。他现在是在消耗他的灵魂力化为实体来到人间,如果灵魂力没有了他也会消失,连轮回都不会有。可是格瑞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至少金不会伤心,也不会变得不像自己。
于是,格瑞每天消耗着灵魂力陪着金,只要金的要求不是特别过分格瑞都会满足他,当然,金的要求根本不会过分,只不过有时候有些天马行空。
虽然这样的生活可能很美好,但格瑞的灵魂力总有用完的那天。
在给金收拾房子的时候,格瑞就发现自己的手开始有点儿变透明了,他的灵魂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化为人形了,该离开的时候总是会离开的,格瑞知道他要让金伤心了。为了不让金发现自己的异常,格瑞从金家里搬回了一街之隔的自己原来的房子,看着金奇怪不理解的眼神,格瑞还是离开了金的家。
金每天去都会去找格瑞玩,但格瑞有时候并不会陪着他,格瑞要把自己的秘密隐藏起来。金觉得格瑞越来越不对劲了,先是大夏天的穿起了长袖长裤,后来连门都不太出了,有时候金去找他还会发现家门开着家里却没人。金有问过格瑞为什么,但格瑞什么都不愿意说,金也没有办法。
金每天都到格瑞家去一趟,有时候格瑞会给他开门,有时候格瑞不会开门,虽然他在家。
金这天又去了格瑞家,屋门大开,家里的灯也亮着,金感觉不对劲,在每个房子都找了一遍,最后在原来金在这住的那间屋里找到了格瑞。
格瑞的身子靠在床头柜上,头枕在搭在床边的胳膊上,手里攥着一封信。“格瑞,格瑞,你怎么了!喂,格瑞!”金把格瑞拉上了床躺着,帮格瑞脱掉了外套,露出了里面穿着短袖的胳膊。格瑞的胳膊已经变得透明,几乎看不到实体,脖子底下也都在渐渐虚化。金不知道格瑞到底怎么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帮格瑞,更何况格瑞现在还昏迷不醒。
“格瑞,你怎么什么都不告诉我呢?”
“什么都不告诉我,什么都不愿意说……”
“什么都自己扛着,你要知道……”
“我也想帮你啊!”
金坐在床边看着格瑞一个人自言自语,看着格瑞发呆,可是格瑞还是没什么反应。不知道过了多久,金趴在床边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被子。
格瑞不见了,只留下了手里攥着的那封信。

“金,你看见这封信时我应该已经消失了。不要想我,我本就应该不存在了。”

金呆呆地坐在床边,眼泪不知何时流了出来,他很伤心。
“格瑞……”
“你怎么总是这样呢……”
“啊啊啊!!!”金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他一觉睡到了中午。
金做了一个梦,关于格瑞的,这个梦太真实,就像真正发生的事一样。
“喂,格瑞,我给你说我今天做了个梦,是关于你的。我给你说梦中的你居然……”
“砰!!!”
一声巨响从电话那头传到了金的耳边,格瑞没了声音。
“喂喂喂?格瑞!你怎么了!格瑞!”
格瑞出了车祸。当时他正在和金讲电话,一辆车突然拐弯,没有看到格瑞,然后……
“为什么,会这样呢……”
———————————————————————
文笔虽然渣了点
但,还是将就能看的吧?
*^_^*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