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北焱

日常凹凸、全职、王者荣耀也会写
什么cp都吃的我是只杂食动物
(不过本性还是猫)

凹凸世界/段子体/各种cp

一个段子体,算是日常版的
各种没头没尾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_^*
———————————————————————
1.
安迷修在炖猪脚,让雷狮放点水果去腥
雷狮从冰箱里随手摸了一个扔进锅里
安迷修看着锅里的榴莲炖猪脚,脸色铁青
“你他妈是炖猪脚还是炖猪屎呢……”
2.
格瑞睡着了
金在格瑞的手上和脚上涂上了紫色的指甲油
格瑞醒来以为自己成精了
3.
金初中时不想写作业,抄格瑞的
某次自作聪明把“一周”改成了“一星期”
至今忘不了老师看到“小球旋转一星期”时扭曲的脸
4.
安迷修好心去给两只狗劝架
再也不敢了
在狗交配时拉开它们
差点没被咬死T_T
(雷狮:(ಡωಡ)hiahiahia)
5.
路上看见一个黑袋子
作死上去踢了一脚
发现那是一条大黑狗
结果被追了几条街
佩利:“真是亡命十分钟啊!”
6.
雷狮初中毕业,老师说:“有什么想干的事情都干吧,不然以后没机会了。”
满教室响起了各种告白、骂人的声音和打架的动静
雷狮静静的站在教室门口,身后是卡米尔四人
雷狮动了
雷狮以惊人的速度冲到了老师的面前一膝盖顶在了老师的肚子上
“……”
7.
去医院体检,路过妇产科
一个女子和老公在说话
“亲爱的,我们不生了,好吗?”
“不,不要!我就要看看你上辈子找了多少情人!”
紫堂幻一脸尴尬快速离开
8.
帕洛斯经常用一种特别奔放几乎没人看懂的字体写作业
(故意的)
有次老师训他,于是帕洛斯写了一篇文章把老师骂了一遍
第二天老师拿着文章跑遍整个学校,没人看懂
气的老师脸都绿了
9.
雷狮被家里逼着去相亲
女的长得挺好看,但雷狮还是想去找安迷修
于是他问:“你不爱吃什么啊?”
“嗯,只要没有香菜和肉就行。”
雷狮转身挥手招来服务员
“给我来一锅肥牛火锅,一斤香菜,再来一盘牛滑!”
10.
凯莉买了一个棉花糖
突然下起了雨
那个棉花糖哗的就化了
凯莉拿着那根棍笑容甜美
———————————————————————
看不懂没关系~
我也不理解我到底写了什么
*^_^*

全职高手/无cp/关于小号那些事

今天发点全职高手的小段子,一篇原来的稿子
灵感缺失的我……
———————————————————————
1.
张佳乐又弄了一张新区账号卡想创个小号,但是不知道该起个什么名字。
路过的张新杰提了个建议:“你可以找本书闭着眼睛随便翻一页指一个词。”
“噫!这样也可以啊!”
张佳乐见张新杰拿了一本历史书正在看就借了过来。
闭眼一翻,睁眼一看,张佳乐有点懵。
“居然选了个中华,真是一个任重道远(?)的名字。”
张佳乐哭笑不得,“这让我怎么用啊……”
张新杰又提了一个建议:“改个读音试试看。”
于是,张佳乐小号的名字正式确定为“重华”了。
2.
黄少天有一个微博小号,名字叫‘剑影百杀’。
黄少天平时没事了就用这个号给自己的大号评论点赞,虽然他并不缺这些只是为了好玩。
叶修每次看到黄少天发微博底下都会有一个叫‘剑影百杀’的人点赞发长评,话多的和黄少天本人有的一拼。
时间长了,叶修就发现了真相,这就是黄少天在抽风。
“唉,这傻孩子又开始犯傻了,喻文州也不管管。”
喻文州则表示他开心就好,我没什么好管的。
而黄少天依旧毫不知情,以为无人知晓真相(被蒙在鼓里的黄少天)
3.
作为当下火热的网游《荣耀》的同人文写手,戴妍琦有着自己的大批粉丝。
为了方便粉丝,戴妍琦有一个发文的大号,还有一个发图的小号。大号的名字就叫“戴妍琦”,小号叫“鸾辂音尘”,只不过大号加了个认证小号没加认证。
粉丝们并不知道他们喜爱的大佬其实就是职业选手,只是选了一个名字而已。
但,当职业选手们看到后……
“肖队,我觉得你是不是应该问一下戴妍琦了,这到底是不是她写的。”
王杰希无意中看到了许多关于职业选手日常生活的同人小说,就随便看了看,没想却看到了署名戴妍琦的一个微博账号发了许多不明所以的奇怪内容,还有好多似曾相识的场景。
为了谨慎起见,他找了肖时钦进行求证。
得到的答案果然吓到了王杰希。
“那就是小戴的另外一个微博账号,上面的小说都是她写的。”
刘小别某天见到王杰希在打电话,突然之间两个眼睛大小愈加分明。
刘小别把这事分享给了其他几人,其中柳非又把这事分享给了戴妍琦,电话一头的戴妍琦笑得不明觉厉。
4.
方锐放假开着小号在游戏里浪,拉着莫凡到处拾荒,莫凡凭借他敏锐的直觉找到了不少好地方,拾荒得来的装备全都进了兴欣的仓库。
一周总会刷新那么几个boss。于是大公会之间抢boss,方锐莫凡捡装备,靠着技术优势两人总是可以满载而归。
而每到放假,一些老选手就会进游戏替公会抢boss,两人无意发现韩文清张新杰带着霸气雄图;黄少天喻文州带着蓝溪阁;王杰希和微草的几个带着中草堂,三家一起抢boss,远处其他战队的公会也是气势汹汹的往过赶。
猥琐的方锐带着莫凡游荡在几家公会之间捡装备,还帮着兴欣回收装备。两人飘忽于战场一线,随时准备完成最后一击。
“注意,红血了。这一波攻击后上去砍一刀就撤,boss绝对是我们的!”莫凡算了一下boss血量,在公会掩护下和方锐往boss身边跑。所有公会的一波攻击上去后,在特效的遮挡下就剩丝血的boss被藏在身边的两个刺客悄咪咪干掉了。
“恭喜兴欣公会击杀boss!”
随着boss倒下攻击停止,两人的身影被发现了。方锐完美的展现了身为猥琐流的刺客大师应有的风范,和莫凡一起两人风骚的开始逃离现场。

“集火,进攻那两个刺客!一定要把他俩打死!”
———————————————————————
我好头大啊!!
这两天一点灵感都没了!!
(今天逛故宫人好多啊要死要活的)

凹凸世界/瑞金/博物馆事件

人设得感谢基德小帅哥
感觉自己要死要活的……
———————————————————————
“A组准备完毕,请求下达指示。”
“B组准备完毕,请求下达指示。”
“C组准备完毕,请求下达指示。”
“A组保持正常巡逻路线,B组注意展厅内人员变动,C组到达指定隐蔽地点。”
“是!”
博物馆的天台上 格瑞抱着狙击枪靠在角落里通过耳机轻声下达任务指示。
近段时间市里出现了一个以盗窃文物再归还为兴趣的罪犯,因为事关国家文物,局里成立了专案组负责这项案件,格瑞是被专门调过来负责这个案子的专案组组长。这个盗窃犯行踪诡异,一手出色的魔术技巧总是把警察耍的团团转,为了把他抓捕归案,警局也是废了很大力气调了不少警力过来,还向上级申请让格瑞协助案件。
而今天正好是这位神出鬼没的罪犯发出通告要盗走文物的日子,整个警局上下都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博物馆四周到处都是巡逻的便衣警察。
天台上除了格瑞连只虫子都没有,他抱着的狙击枪弹夹里装的是麻醉弹,主要是为了以防万一。他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抓捕到罪犯,但做好充足的准备还是十分有用的。
“距离通告上的时间就剩十分钟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准备开启红外探测器了?”耳机里传来了守在博物馆展厅里的B组组长的询问声,他们在点名盗窃的文物展台上安装了红外线探测器,一旦有人接触玻璃隔离罩探测器就会发出警报。“打开吧,让其他人做好突发意外的准备。罪犯现行就把他尽量往我这引。”“是。”格瑞守在天台上什么都不用干,只需要下达命令。他看着夜空,今天晚上很好看,满天繁星,照的天台上的不锈钢栏杆反射着亮光。
抓捕行动开始了。
此次点名被盗的文物“白玉镂雕祥龙坠”正好好的待在属于它的展台上,展台旁边站着博物馆的馆长还有B组的几位警察,他们都紧紧盯着放在玻璃隔离罩里的“”。
“嗞喇,嚓——!”
空旷的大厅里突然传出一道奇怪的声音,随后展厅里的灯闪了闪,灭了。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悄无声息落在了展台上,探测器响起,身影立刻跃下展台往展厅外奔去,展厅里的B组巡逻警察迅速跟上,只留几人看守展厅。没人看见,一只手从玻璃隔离罩底下伸出来拿走了“白玉镂雕祥龙坠”,然后消失不见。
“到手了!这回的还是挺好看的。不过过两天就还回去吧,被格瑞发现就不好了……”金抛着手里的“”往天台上走,他打算从天台边程滑翔翼回家,然后假装在家睡觉,这样就与盗窃案没有关系了。把滑翔翼装好,金正准备离开就听见:
“金,你过来。”
金的动作顿了顿,假装没听见踏上了天台边准备离开,他绝不会让格瑞看见自己的脸。
“快下来,我知道是你。”
格瑞从角落里走出来站在天台的楼梯口叫住了金,“回来,我不说你,我知道是你。”
金迫不得已转身,尴尬的看着格瑞。
“呃,内个,格瑞啊……,我……”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诶!”
“你是有意的。”
“嗷!格瑞——!”
金扑过来抓住了格瑞的胳膊,被格瑞伸手止住。
“你知道这是多么严重的事吗!这是在犯罪!你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格瑞真不是一般的生气,他不知道金到底想要干什么,为什么要犯罪,还是在自己的眼睛底下犯罪。
“我只是想要找到当年那块害得叔叔阿姨被判死刑的玉石而已,这样格瑞的愿望就实现了……”
“……”
格瑞的父母生前是考古学家,曾发现过一块可以和其它玉器融合的神秘石头,那块石头与不少文物融合在了一起,然后导致许多古老文物不翼而飞,格瑞的父母也因此进了监狱,两人曾经得罪过的人也因此有了理由栽赃陷害他们。最后,格瑞的父母因盗窃、贪污、受贿等罪被判下死刑,格瑞也因此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母,这也是他当警察的原因。
“不用你管,先把东西给我,我还能保下你。”
“哦。”
金就要把“白玉镂雕祥龙坠”交到格瑞手上,就听见天空中传来了警察局直升机的喊话声:
“底下的罪犯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放开手里的人质我们还可以从轻定罪!再说一遍,放开手里的人质!”
“诶,这是什么情况!”
金拉着格瑞的胳膊一脸莫名其妙。
“拿枪顶着我的头,快点!什么都别问我了!”
格瑞拉着金的手握住腰侧的手枪举在自己的太阳穴旁边,拖着他往天台边后退,金只好配合着格瑞行动。
“格瑞你在干什么?”金趴在格瑞耳边跟格瑞小声说道,他还是不想这个样子拿枪指着格瑞。格瑞没理他,只是一味的往后退。
“一会我叫你打开滑翔翼你就立马打开,别犹豫,也别问为什么。”
“哦。”
格瑞从金的手里拿过了枪,放在自己的腰上,“数三声,跳下去。”
一颗子弹被格瑞射入自己的腰间,金没有看见,转身跳了下去。格瑞跪在地上,空中的直升机上跳下了一队警察过来扶起了格瑞,格瑞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事情。
“我已经把文物拿回来了,去还给博物馆吧。那个盗贼也不用抓了,我会去和上级解释的。”
“可是……”
“快去。”
“是!”
看着被指使走的几位警察,格瑞摸了摸自己腰间的伤口,不是很深,没有太大问题。随便处理了一下,格瑞开始给上级领导进行汇报,用尽办法让领导相信了这只是一个没事闲得无聊的高才生在开玩笑。
于是这件事就完美解决了。
———————————————————————
没灵感的我只好草草结尾了
有点郁闷……

凹凸世界/安雷/平淡的生活

@君灵秋
给你写的糖~
———————————————————————
“你是我的。”
“你也是我的。”
“……”
“噗!好了,快起床吧,早饭好了。”
雷狮坐在床上狂拽霸气挑着安迷修的下巴,安迷修站在床边抱着胳膊微笑看着他。雷狮没有达到他的目的,十分不情愿的起床了。
洗漱完毕,雷狮坐在餐桌旁边等着安迷修端饭过来。“早上吃什么,要是没有肉我是绝对不会吃的。你昨天早上就没给我带荤腥,今天必须要有。”“玉米瘦肉粥,刺猬丸子,蒜蓉菠菜,两个带肉的,也就够你了。
安迷修从厨房里端菜出来,又回去盛了粥端出来,雷狮已经拿起筷子开动了。安迷修做饭不是一般好吃,雷狮觉得他可以去开餐厅了,但是雷狮一点都不愿意让安迷修给其他人做饭,安迷修是他的,不给别人。
“味道如何?今天给糯米丸子里放了点酱油,味道会不会有点重。”一勺一勺慢慢舀着粥,安迷修看着对面雷狮抱着碗风卷残云心情十分不错,给喜欢的人做饭真是一点都不累。
“味道还可以,就是颜色重了点,我还是喜欢不放酱油的。”吃掉一盘糯米丸子雷狮放下了筷子又准备开始喝粥,但是被安迷修拦住了:“等会再喝,慢慢吃。”雷狮吃饭太着急了。
吃完饭雷狮瘫在沙发上看手机,安迷修洗完碗收拾好房子便拿了一本书也坐在沙发上,没一会,雷狮的脑袋就枕到安迷修的腿上了。
“喂,中午去吃火锅吧。我想吃了。”一直沉默的雷狮突然出了声,他在手机上看到了一家口碑很棒的火锅店,想去尝尝味道。安迷修偏头看向雷狮的手机:“嗯——,这家店的人看来挺多的,很多人评论说座位比较紧张。看来我们得早点去了,最好错过高峰期去吃。”雷狮拿着手机的手缩了回去,又没了声音。
十点半,两人从家里出发走到车站,坐车。他们的房子在市郊的一个公园里,安静、清凉,就是房价贵了点,但对于雷狮都不是问题。回归正题,火锅店在城里,坐公交过去二十多分钟就到了,下车走到火锅店门口也才十一点多一点,来吃饭的人还不是很多。安迷修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先要了一份鸳鸯锅底,雷狮在一旁选菜。
“肥牛、午餐肉、黄喉、鱼丸、牛滑,你点了这么多肉。诶,还有一条云吞!我有点怀疑你真的能吃完吗?”雷狮点完菜把菜单给了安迷修,安迷修看了一遍雷狮点的菜,除了肉还是肉,外加一条鱼,连个青菜都没有。于是安迷修又点了点素菜,光吃肉也太不营养均衡了。
肉一上来,雷狮就倒了小半盘黄喉进去,筷子上还夹着几卷牛肉在锅里涮着。安迷修放了几片土豆和一些菠菜在菌汤这边,给雷狮那边的红油汤里也放了几片小白菜。
“啊啊啊!呼——,烫死了!”牛肉刚熟,雷狮就把它从锅里捞了出来放进嘴里,不是一般的烫舌头,好不容易进肚,雷狮拿起啤酒就喝了小半瓶,于是又遭到安迷修的劝阻:“刚吃了肉别喝酒,对肠胃不好。”“是是是,不用你说了。每次都说,烦死了!”虽然嘴上那么说,但雷狮还是听话的放下了啤酒继续去和肥牛作战。
等菜上的差不多了,鱼也上来了。安迷修把整条鱼都放进了锅里,雷狮在锅里捞牛滑和午餐肉,他刚不小心把整盘午餐肉全倒进去了。
雷狮一个人消灭了桌子上几乎全部的荤腥,菜倒是还有不少,安迷修见雷狮吃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往锅里煮菜。“下回你还是得再多吃点菜,一点都不难吃的。”“不要。菜没肉味,我拒绝让没肉味的东西进嘴。”“还是要吃菜啊。”“切!”
吃完饭雷狮和安迷修去看了一部新上映的电影,然后去超市买了些零食和雷狮的啤酒。
晚上回到家,雷狮躺在安迷修腿上看手机,安迷修在看早上没有看完的那本书。
平淡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什么都有了。
———————————————————————
生活本来就是平平淡淡的一件事,不过我昨天吃的火锅味道真是超级棒!

凹凸世界/安雷/喂,我喜欢你。

又是一发刀子~
刀子真是一个好东西~
—————————————(我是分割线~)
喂,我喜欢你。

“喂,安迷修我喜欢你。”雷狮叫住了安迷修,向他告白。
安迷修看着他愣了一下,“嗯,我也喜欢你。”
雷狮也愣了。
“你怎么会喜欢我😍?”
“呃……,因恨生爱……?你呢?”
“我,也是?”
“哦,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嗯。”
这天,雷狮向安迷修告白,安迷修平淡的接受了告白。
第二天雷狮照常去找安迷修打架,凹凸大赛不少参赛者的世界观受到伤害,表示看不懂强者的爱。
凯利感叹:“这关系真是越来越好了,相爱相杀啊~”
“安迷修,你想得第几名?”
某天打完架,雷狮和安迷修坐在山顶上喝酒,突然向安迷修问了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安迷修有点奇怪。
“当然是第一啊,这个结果当然是最好的。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而已。还吃烤翅吗,我这还有。”
“好啊。”
安迷修抱着鸡翅慢条斯理的吃着,并没有想到雷狮这个问题背后的意思,更没有想到几天以后他会收到一份来自雷狮的意想不到的礼物。
自这天以后,雷狮不再来找安迷修打架了,也不再出现在其他参赛选手的面前,就连雷狮海盗团的其他成员也不知道。
“雷狮到底去哪了?”
“卡米尔你倒是告诉我雷狮去哪了啊!”安迷修不止一次拉着卡米尔问这个问题了,卡米尔的回答永远都是‘不知道’。但今天,有点变化……
“大哥在凹凸大厅等你,只要你一个人去。”卡米尔抽出被拉住的那只手和佩利、帕洛斯一起离开了。安迷修一个人在原地站了好久,反应了过来,飞速奔向凹凸大厅。
雷狮站在大厅正中央举着雷神之锤,大厅里战了很多人,都默默的看着他,他们不知道雷狮想要干什么。安迷修一进大厅就看见了显眼的雷狮。
“喂,安迷修!陪我再打一架吧。”
“啊,什么……?”
“我说,陪我再打一架。”
“……,好吧……”
雷狮举起雷神之锤猛地砸向安迷修,安迷修有点不明白,只是用双刀挡了一下。但雷狮不喜欢安迷修的态度,不要命的朝安迷修杀去,安迷修无奈,只好竖起双刀朝雷狮挥去。
“噗——!咳咳咳!”
鲜血从雷狮胸口流了出来,冷流还插在雷狮胸口。安迷修愣住了,不愿意相信。
“雷狮,你在干什么……你怎么能往冷流上撞呢?”
“你怎么了?”
“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你告诉我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呢?”
“……”
“杀了我。”
“安迷修,杀了我。这样就没人能超过你了。”
“雷狮你想干什么?”
“帮你,得第一。”
沉默,雷狮在沉默,安迷修在沉默,大厅里的人都在沉默。
“你不动手吗?”
“……”
“你不动手我就帮你动手好了。”
雷狮自顾自的说着,从身体里拔出了冷流向后急掠。安迷修想要阻止他,没想到其他的海盗团成员挡在了雷狮身前。
“卡米尔你疯了!雷狮是要自杀啊!”
“我知道。”卡米尔轻声说着,“可是这是大哥的愿望啊,我怎么能不帮大哥实现呢?”
雷狮对着安迷修笑了一下,那笑容晃了安迷修的眼。然后,他看着雷狮举起了冷流刺进自己的心脏。
雷狮还在笑着。
“喂,安迷修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啊……”
———————————————————————
我的小学生文笔已经挽救不了……
扶额/

凹凸世界/瑞金/梦,还是“梦”。

透明一只,热爱刀子
求不打*^_^*
头次发文,请多关照

————————————— (我是分割线~)
梦,还是“梦”。

金二十岁以前的人生是格瑞和秋陪他走完的。在他二十岁以后的人生里,格瑞成了唯一。在金二十岁生日那天,格瑞出了车祸,金从此都没有再过一次生日。

自从格瑞离开后,金变了好多,原来不爱做的事情现在再也不推脱,每周还会去把格瑞家打扫一遍,人也沉默了不少。
一个周天,金从格瑞家回来后突然告诉秋:“姐,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我发现格瑞还没走,他回来了,我刚在他家看见他了。你看,我把格瑞也叫来了!”
秋看着金没有说话,她根本没有在金的身后看见格瑞的身影。“怎么了姐?是不是很惊讶啊。我刚看到时也很惊讶,吓了我一跳!”
“……,嗯。回来就好了。”
秋笑了笑,没有告诉金真相,她觉得金只是太过思念格瑞而产生了幻觉。为了表现得真实一点,秋专门给格瑞做了牛奶布丁,然后她就看到放在盘子里的布丁在慢慢减少,金就在一旁嘻嘻哈哈。
秋觉得这可真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我说格瑞,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秋试探着往那张看似没人坐的椅子上拍了拍,“别拍了,我在这只是你看不到。”
秋终于确定格瑞是存在的,不是金的幻觉,除非自己也出幻觉了。
晚上,秋悄悄叫住格瑞提出来自己的问题。“格瑞,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复活这种事也有点太奇幻了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格瑞端着牛奶思考,“我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了家里,然后金就出现了。”虽然这件事情确实是惊人了点儿,但秋还是超级快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和格瑞道了声晚安就去睡觉了。
“……”
格瑞并没有说实话。他现在是在消耗他的灵魂力化为实体来到人间,如果灵魂力没有了他也会消失,连轮回都不会有。可是格瑞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至少金不会伤心,也不会变得不像自己。
于是,格瑞每天消耗着灵魂力陪着金,只要金的要求不是特别过分格瑞都会满足他,当然,金的要求根本不会过分,只不过有时候有些天马行空。
虽然这样的生活可能很美好,但格瑞的灵魂力总有用完的那天。
在给金收拾房子的时候,格瑞就发现自己的手开始有点儿变透明了,他的灵魂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化为人形了,该离开的时候总是会离开的,格瑞知道他要让金伤心了。为了不让金发现自己的异常,格瑞从金家里搬回了一街之隔的自己原来的房子,看着金奇怪不理解的眼神,格瑞还是离开了金的家。
金每天去都会去找格瑞玩,但格瑞有时候并不会陪着他,格瑞要把自己的秘密隐藏起来。金觉得格瑞越来越不对劲了,先是大夏天的穿起了长袖长裤,后来连门都不太出了,有时候金去找他还会发现家门开着家里却没人。金有问过格瑞为什么,但格瑞什么都不愿意说,金也没有办法。
金每天都到格瑞家去一趟,有时候格瑞会给他开门,有时候格瑞不会开门,虽然他在家。
金这天又去了格瑞家,屋门大开,家里的灯也亮着,金感觉不对劲,在每个房子都找了一遍,最后在原来金在这住的那间屋里找到了格瑞。
格瑞的身子靠在床头柜上,头枕在搭在床边的胳膊上,手里攥着一封信。“格瑞,格瑞,你怎么了!喂,格瑞!”金把格瑞拉上了床躺着,帮格瑞脱掉了外套,露出了里面穿着短袖的胳膊。格瑞的胳膊已经变得透明,几乎看不到实体,脖子底下也都在渐渐虚化。金不知道格瑞到底怎么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帮格瑞,更何况格瑞现在还昏迷不醒。
“格瑞,你怎么什么都不告诉我呢?”
“什么都不告诉我,什么都不愿意说……”
“什么都自己扛着,你要知道……”
“我也想帮你啊!”
金坐在床边看着格瑞一个人自言自语,看着格瑞发呆,可是格瑞还是没什么反应。不知道过了多久,金趴在床边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被子。
格瑞不见了,只留下了手里攥着的那封信。

“金,你看见这封信时我应该已经消失了。不要想我,我本就应该不存在了。”

金呆呆地坐在床边,眼泪不知何时流了出来,他很伤心。
“格瑞……”
“你怎么总是这样呢……”
“啊啊啊!!!”金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他一觉睡到了中午。
金做了一个梦,关于格瑞的,这个梦太真实,就像真正发生的事一样。
“喂,格瑞,我给你说我今天做了个梦,是关于你的。我给你说梦中的你居然……”
“砰!!!”
一声巨响从电话那头传到了金的耳边,格瑞没了声音。
“喂喂喂?格瑞!你怎么了!格瑞!”
格瑞出了车祸。当时他正在和金讲电话,一辆车突然拐弯,没有看到格瑞,然后……
“为什么,会这样呢……”
———————————————————————
文笔虽然渣了点
但,还是将就能看的吧?
*^_^*